<nobr id="waqze"><progress id="waqze"></progress></nobr>

<sub id="waqze"><code id="waqze"></code></sub>

    <em id="waqze"><small id="waqze"><big id="waqze"></big></small></em>

      <nobr id="waqze"><progress id="waqze"></progress></nobr>
      <form id="waqze"></form>

    1. 首頁 > 微信辟謠

      微信群出現違法信息,群主會被判刑八年?我們查了法規……

      2021-12-21  來源:上海網絡辟謠   熱度:

      最近,一條“微信新群規,群主責任大,小心被判刑”的消息在社交平臺傳播,甚至有傳言稱“群里出現違法信息,群主最高判刑八年”。

      記者調查發現,并沒有規范或法律法規將“互聯網組群群主”與“互聯網組群成員”區別對待。因為作為互聯網用戶,不論是群主還是群成員,都要遵守法律法規;如果違法,都會依法受到懲處。

      同時,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印發、于2017年10月8日正式施行的《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明確,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提供者和使用者違反該規定的,由有關部門依照相關法律法規處理。

      業內人士指出,這是指不同的違法行為對應不同的懲戒,“最高判刑八年”的說法不準確。

      “家規”:“群主”“群友”都要遵守

      梳理發現,各社交平臺對群組都有相應的使用規范。用戶在注冊時,必須知曉并表示同意。

      以微信為例,《微信個人賬號使用規范》(以下簡稱《微信規范》)可以說是騰訊為微信設立的一部“家規”!段⑿乓幏丁访鞔_,“微信用戶在使用微信賬號過程中不得違反現行法律法規”。

      這份近6000字的《微信規范》羅列了各種違規行為,并且明確:一旦在微信群中出現違規行為,微信群的建立者、管理者(俗稱的“群主”)和違規行為的實施者(可能是群主,也可能是普通群友)都會面臨處理。

      《微信個人賬號使用規范》中的相關規定↑

      那么,哪些行為屬于違規呢?

      《微信規范》有具體的說明。與“微信群”等相關的,大致涉及“數據獲取、使用”“內容”等方面。

      在“數據獲取、使用”方面,《微信規范》明確規定,不得“未經其他微信用戶明確同意,或未向其他微信用戶如實披露數據用途、使用范圍等相關信息的情形下復制、存儲、使用或傳輸其他微信用戶數據”;不得“要求其他微信用戶共享、提交個人信息,才可使用某種服務或從事某種活動的,如填寫個人信息后進行算命、披露個人信息后才能加入群聊等”。

      與“內容”相關的規定更多,包括“內容侵權”“色情及色情擦邊”“賭博”“危害平臺安全”“涉黑涉恐”“非法物品”“欺詐信息”“不實信息”“誘導分享、誘導關注”等。

      為了說明哪些內容不得發布,《微信規范》還進行了舉例,有些恰恰是經常出現在微信群或朋友圈的傳言或字眼:

      • 類似“震驚:在中國吃豬肉等于自殺 !”“急急急請告訴你的熟人近期不要吃海鮮了。請火速轉發”等標題的內容,很可能會被判定為擾亂社會秩序、引發或可能引發公眾恐慌的不實信息。

      • 帶有“不轉不是中國人”“請好心人轉發一下”“轉發后一生平安”“轉瘋了”“必轉”等字眼的信息,則涉嫌誘導分享、誘導關注。

      針對這些違法違規內容,《微信規范》明確:

      對于違反本規范的微信個人賬號,“一經發現,騰訊將根據情節進行刪除或屏蔽違規信息、警告、限制或禁止使用部分或全部功能直至永久封號的處理,并有權公告處理結果”;

      在微信群中實施違規行為的,“騰訊將根據情節對該微信群及該微信群的建立者、管理者和違規行為的實施者進行刪除或屏蔽違規信息、警告、限制或禁止使用部分或全部功能直至永久封號的處理,并有權公告處理結果”。

      微信也為用戶提供了向不當內容說“不”的渠道。一方面,群主可以對群進行管理,包括將發表不當言論、進行不當行為的群友移出群聊,必要時解散群等;另一方面,群主和其他群友也可以通過微信客戶端進入投訴頁面,對相關行為、信息進行投訴舉報。

      “國法”:群主管理責任≠違法行為人法律責任

      在國家層面,《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堪稱互聯網群組管理“國法”。

      該《規定》明確,“互聯網群組”是指互聯網用戶通過互聯網站、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等平臺建立的,用于群體在線交流信息的網絡空間,如微信群、QQ群、微博群、貼吧群、陌陌群、支付寶群聊等各類互聯網群組!兑幎ā匪Q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提供者,是指提供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的平臺;所稱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使用者,包括群組建立者、管理者和成員。

      不過,《規定》并沒有提出“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而是在第九條指出:“互聯網群組建立者、管理者應當履行群組管理責任,依據法律法規、用戶協議和平臺公約,規范群組網絡行為和信息發布,構建文明有序的網絡群體空間;ヂ摼W群組成員在參與群組信息交流時,應當遵守法律法規,文明互動、理性表達;ヂ摼W群組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為群組建立者、管理者進行群組管理提供必要功能權限!

      《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對互聯網群組不同主體的責任表述↑

      由此可見,《規定》已明確,維護文明有序的網絡群體空間,群主和群友都有責任。

      事實上,針對部分網友將以上規定理解為“一旦群成員違法違規,就要追究群主的法律責任”,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衛國曾通過媒體表示,這是錯誤理解。他解釋,《規定》主要是要求群主對群中發布的信息承擔起必要的管理責任,“群主應該監督群內上傳的信息,防止有人利用你管理下的互聯網群組傳播危害國家安全、誹謗他人、危害公共秩序的言論或者從事傳銷等違法活動!

      需要注意的是,群主的管理責任不同于違法行為人的法律責任。群主的管理責任既包括服務群內成員的義務,也包括維護公共秩序的義務。一般來說,在違反后一種義務的情況下,例如對群內成員的違法信息沒有及時清除,則可能被行政主管部門要求整改,或者因整改不力而被叫停群組服務。根據我國的法律,群主只有在群內違法信息造成了嚴重的危害后果并且自己有故意或者過失的情況下,才會被追究相應的法律責任。

      中央黨校政法部教授楊小軍也表示,群主的管理責任不是“讓群主也要承擔群成員違法違規的責任”。他指出,在互聯網群組中,不僅有群主一個責任主體,而是有群主、參與人/發言人(群友)、網絡平臺提供商、相關主管部門等四個主體,這四個主體分別承擔相應責任。所謂“誰建群誰負責”,指的是群主承擔相應的責任,而不是全部責任,更不是其他責任主體轉移自己責任的“出口”。

      此外,關于群主責任,在2020年曾有傳言稱:“凡是超過100人的微信群,有明顯涉及色情圖片或視頻,群主及管理人員將被處以7-15日行政拘留!

      當時,江蘇網警通過官方微博辟謠,明確表示“公安機關不會簡單以群組內是否存在色情信息作為處罰標準,但身為群主,發現群內有人傳播淫穢色情、賭博、暴力血腥等信息后,應當及時采取提醒、勸阻、移出群聊等操作,對于未履行監督管理職責的,才需要負相應法律責任!

      事實上,在《規定》發布時,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有關負責人也表示,如果群主需要承擔責任,群主將首先受到來自平臺方的處罰:“由平臺方依法依約采取降低信用等級、暫停管理權限、取消建群資格等管理措施。同時,平臺方要建立黑名單管理制度,對違法違約情節嚴重的群組及建立者、管理者和成員納入黑名單管理!

      不難發現,群主確實要承擔互聯網群組的管理責任,但不是說群里出現問題信息就由群主一人擔責。而且在表述群主的責任時,“家規”和“國法”都表示依法處置,沒有任何條款表示“會判刑”甚至“判八年”。

      案例:群里有人違法,為什么不同群主“待遇”不同?

      王衛國也提醒,如果群內出現違法信息,“群主是否擔責”有兩個判斷標準:一是疏于管理造成的損害后果,二是管理過程中有沒有主觀過錯。如果主觀上有故意或者過失,就要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及刑事責任,如果造成損害后果,也要承擔賠償責任。也就是說,在群主發現群成員違法違規而沒有采取措施造成一定后果的情況下,才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這點可從相關案件上得到驗證。

      近日,廣州互聯網法院披露了兩起與微信群有關的案件。乍一看,內容很相似:物業公司工作人員為方便物業管理,建立了業主溝通微信群,群里出現了群用戶辱罵他人的現象。

      其中,一家物業公司的工作人員李某作為群主,在一年多的群管理中,對辱罵行為置之不理,對被辱罵者的求助無動于衷。被辱罵者張某對群內發表辱罵言論的多名業主提起侵權訴訟,法院生效判決認定相關業主的行為構成名譽權侵權,判令書面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元。張某還認為,物業公司的不當行為是其名譽受損的重要原因,故又將物業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0元。廣州互聯網法院經審理認為,李某創建微信群的行為系履行工作職務的行為,故由此所產生的民事責任應由李某所在的物業公司承擔。

      在另外一起案件中,微信群成員罵人后,作為物業公司代表的群主趙某及時勸阻,在勸阻無效后解散微信群。法院判決趙某及其所在物業公司不承擔責任。但是,辱罵他人的群友仍被判處依法承擔侵權責任。

      主審法官李朋表示,兩個案件區別主要在于群主是否及時履行管理責任。第一個案件中,群主對群內持續一年多的負面信息視而不見;第二個案件中的群主及時制止負面言語,并且組織了線下溝通,處理及時且到位,所以法院對兩案做出結果不同的判決。

      法官表示,微信群是網絡空間的重要組成部分,群成員在微信群內發表言論,應當文明有序,自覺踐行文明、和諧、友善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群主應當高度重視和正確行使自己的管理權限,履行微信群管理責任,積極維護清朗有序的網絡空間。

      分享到:
      媒體辟謠更多>>
      微信辟謠更多>>
      月度謠言榜更多>>
      ,被暴力强行玩弄到高潮小说,18禁午夜福利在线播放,xnxx18大学生